康恩贝健康产业受挫 越轨直销或殃及上市公司

  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28日讯(记者 臧允浩)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近日,央视“3?15”晚会曝光“康诺邦公司涉嫌违规生产鱼肝油”一事,将上市企业康恩贝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恩贝股份”)卷入其中。

  虽然,康恩贝事后迅速撇清与康诺邦的关系,但康恩贝股份控股股东康恩贝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康恩贝集团”)曾参股康诺邦的事实也浮出水面。

  其实,这已不是康恩贝股份第一次被“保健品业务”误伤。今年2月,有媒体报道称,浙江康恩贝集团医疗保健品有限公司的两款产品,因冒用质量认证标志遭到查处。对此,“瓜田李下”的康恩贝股份也不得不出面澄清。

  不言而喻的是,保健品业务是康恩贝“大健康产业”中的重要一环。对于大健康产业的前景,康恩贝集团董事长、康恩贝股份总裁胡季强一直信心十足:“健康消费已经越来越为消费者所重视。康恩贝作为国内首家定位于‘现代植物药’的企业,植物大健康产业将是我们新的产业方向。”

  然而理想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康恩贝的保健品业务进展并不顺利。近年来,康恩贝股份迫于“保健品公司产品老化的问题难以解决,相关费用居高不下”,已逐渐剥离了公司的保健品业务。此后,发展保健品业务的担子就落在康恩贝集团头上。而几经波折后,尚未取得直销牌照的康恩贝集团也被曝悄然开启保健品直销的“潘多拉魔盒”。

  “康恩贝集团的保健品直销业务前途难料。而该业务存在很大的法律风险,又与康恩贝股份渊源甚深,稍有不慎就可能误伤到上市企业”,一位资深投资人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说不定什么时候,康恩贝股份还会被保健品业务牵连”。

  上市公司缘尽保健品业务

  3月15日,央视“3?15”晚会曝光了浙江康诺邦健康产品有限公司(康诺邦)涉嫌违规生产君宝康鳕鱼肝油一事。一石激起千层浪,随后有媒体追踪报道称,康诺邦为上市企业康恩贝股份子公司。

  不过,正被卷入舆论漩涡的康恩贝迅速撇清了与康诺邦的关系,称“康恩贝上市公司从未参股、控股或曾以任何形式投资过康诺邦公司,与该公司不存在任何股权关系和业务、管理关系”。

  3月16日,康恩贝股份控股大股东康恩贝集团也在其官网上发布声明,承认曾参股康诺邦,但是在2012年12月,就已经将其持有的康诺邦全部股权转让给该公司的管理层,并办理了股东变更工商登记手续,目前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康诺邦成立于2006年11月,原名叫康恩贝健康产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600万元,由康恩贝集团出资。主业集中在母婴幼儿产品,定位“植物来源、功能性、中高端”,目前运营有“君宝康”“萃芙理”“优呵”三大品牌。康诺邦不仅是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还是婴童行业协会副会长企业。

  在2012年年底退出康恩贝集团之前,这家公司多数高管为原康恩贝集团的员工,就连康恩贝集团副董事长吴仲时也曾任健康产品公司的董事。

  后来,康恩贝集团便带着高管团队脱离了康恩贝。公司随后改名为浙江康诺邦健康产品有限公司。

  不过,令康诺邦难以把控的难题是,康诺邦只能以食品企业的身份,进行水产深加工、糖果制品、蜂产品的生产。而在国家食药监总局的网页上,生产鳕鱼肝油等无论是保健品企业还是药品企业,都不见康诺邦的踪影。此外,鳕鱼肝油并不能作为食品进行生产,因此食药监总局的网站上并未有任何食品企业能够生产鳕鱼肝油保健食品。

  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在近几年,康恩贝股份已着手剥离保健品业务。2012年12月27日晚公告,康恩贝股份向公司控股股东康恩贝集团转让其全资子公司保健品公司100%股权。

  而在2013年2月28日举行的康恩贝股份第七届董事会2013年第三次临时会议上。康恩贝股份也做出决议,为有利于进一步整合与集中资源专注发展药业,转让“公司参股30%的杭州双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25%股权”,转让完成后康恩贝股份持有双马公司股权比例下降至5%。公司将在未来适当时候对持有双马公司的剩余5%股权进行转让处置。

  这是一场短暂的“联姻”。2011年8月31日,中国证券报报道称,康恩贝股份拟通过增资方式投资1367.08万元参股杭州双马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其中注册资本出资227.8481万元,占增资完成后双马公司注册资本的30%。与此同时,康恩贝副董事长吴仲时、董事、总裁张伟良和副总裁、财务总监陈岳忠先生也拟一并共同对双马公司增资投资。

  对于这一计划,康恩贝股份当初有自己的“算盘”:“公司保健品业务目前存在原有产品如元邦、贝贝等增长乏力,新产品跟不上的问题,对业务发展已经形成较严重的影响。本项投资有利于公司丰富和扩大新产品,同时其会议营销等新销售模式和资源也可以通过一定方式与公司保健品板块嫁接整合,有利于促进公司保健品业务寻求新的增长点”。

  不过,事实证明,康恩贝股份的保健品业务终究未能重新振作。而目前,康恩贝股份也向中国经济网记者证实:“我公司已剥离相关业务”。至于未来是否还会发展保健品业务或具有相关资产注入预期等问题,对方则要记者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回函。

  大健康产业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2013年9月国务院公布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在2020年左右健康服务业将达到8万亿元的市场规模。有分析指出,《意见》是站在协调大健康产业发展的高度,以市场为导向,推动大健康产业发展。

  大健康产业一般分为四大领域,即医疗领域、医药产业、保健品产业以及健康服务。康恩贝集团一直很重视大健康业务。而对于大健康产业的前景,康恩贝集团董事长胡季强一直信心十足。

  2013年底,胡季强在接受《小康?财智》采访时曾表示:“随着人民健康意识的提升,绿色、天然、植物的消费潮流已经深入人心,去年的‘凉茶之争’,背后是超过300亿元的大市场,罐装加多宝销售已经超过罐装可乐。看看这个我们就知道,健康消费已经越来越为消费者所重视。康恩贝作为国内首家定位于‘现代植物药’的企业,植物大健康产业将是我们新的产业方向。”

  胡季强还为康恩贝未来十年的发展作了规划。他说,10年后,我们希望能够在植物大健康领域里做到1000亿的销售规模,能够让10万职工发展致富,同时带动100万人“奔小康”。

  然而,在康恩贝在大健康产业“保健品”业务这一环上却充满了波折。

  由于保健品业务一度萎靡不振,康恩贝股份转让双马公司大部分股权,其旗下子公司康恩贝医疗保健品公司全部股权也被转让。

  作为康恩贝股份旗下历史最悠久的资产之一,康恩贝医疗保健品公司1996年就成立,创有贝贝儿童产品和元邦胶囊两大产品系列,其中贝贝血宝、贝贝开胃宝、贝贝智多星、元邦胶囊为浙江省知名品牌,是浙江省重点保健食品生产企业。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由于原有产品如元邦、贝贝等增长乏力,新产品又跟不上,保健品业务已对上市公司业务发展形成较严重的影响。

  业内人士分析,除了业务亏损之外,保健品业务的法律风险也是其康恩贝股份放弃保健品业务的原因之一:保健品行业存在监管盲区,导致企业法律法规风险的概率不断加大。

  最终,保健品业务落在了康恩贝股份控股公司康恩贝集团头上,据《中国经营报》称,康恩贝集团接手保健品公司时,保健品业务由于营销费用居高难下、产品竞争力下降等,经营依旧困难,亏损超过千万元。

  此后,保健品业务仍波折不断。除了此次康诺邦事件祸及康恩贝股份以外。此前也有过类似事件发生。

  2014年2月,《每日经济新闻》曾报道称,康恩贝集团医疗保健品公司在没有取得认证和政府批准的情况下,开始在其生产的两款灵芝粉产品上同时标注“中国有机产品认证”和“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两种标志,违法行为持续近两年,违法产品生产销售量2万多盒(包)。而“瓜田李下”的康恩贝不得不赶紧澄清:“遭查处的是康恩贝集团下面的公司,跟上市公司无关”。

  2013年,康恩贝集团的保健品业务几经波折后,开始走上一条向直销转型的业务模式。但问题是,康恩贝并未获得直销牌照。

  不过,这并不能组织康恩贝开展直销。2013年04月28日,《新金融》报道称,目前 “康恩贝直销启动大会已经召开,直销业务也已在运作”。

  但康恩贝方面一直对直销业务讳莫如深,多次否认。一位投资人士称:“因为康恩贝集团是上市公司康恩贝股份大股东,这也决定了康恩贝集团开展直销业务时要万般小心,否则就很容易波及到股市”。

  2013年11月,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浙江康恩贝集团医疗保健品有限公司终于迫于舆论发布公告,称其已经向国家商务部门报送了相关材料,正式申请《直销经营许可证》。

  可即便康恩贝成功申领直销牌照,也未必能成功做好直销业务。据悉,传统企业设立直销企业进行运营,目前并无成功先例。

  就哈药集团而言,2006年8月,哈药集团开始向商务部申请直销牌照,直到2007年8月终于获批。哈药成为首家进军直销业务的国内上市公司。在经历一年的筹备之后,哈药于2009年12月1日正式宣布开始直销试运行。哈药从拿到直销牌照到正式开始业务,累计投入3亿元。然而最终哈药股份却不得不在2011年停止了直销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