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阳刘翔孙杨 媒体细数明星与安利那些事儿(图)

如果要回一趟云南老家,杨全发的步骤会是这样的:从北京望京某地下室出来,步行,换乘地铁15号线、13号线、10号线、5号线、1号线,从军事博物馆站出来,换乘公交车至北京西站,换乘火车T61或K471至昆明,换乘大巴到蒙自,换乘小巴到屏边,最后乘摩托车或步行回新华乡下的老家。

需要花费的时间:至少44小时39分钟。

如果只是去一趟五棵松体育馆(2011年后改名为“万事达中心”),那一切都简单多了:步行、地铁、步行,总时长:约等于1小时10分钟。

前者远在千里之外,那里有水稻和玉米;后者近在咫尺,那里,可能有一个“梦想”。

2012年12月8日,最低气温零下9℃,最高气温零下3℃,风力5至6级。杨全发吃过早午饭,11点就往五棵松那边赶。刚从地铁出来,好多人就围上来问:“有票吗?”

黄牛们要倒卖的,是安利北京区年会的票。

“那天的阳光刺着眼睛。”杨全发回忆说。但一进体育馆,阳光就变成了灯光,扫射过来的时候,也会刺眼——这是安利公司的其中一场区域年会,另外两场,已经于12月6日和7日分别在广州和上海举行。

这是杨全发第一次参加安利年会。实际上,直到两个月之前,他还是望京某家餐馆里的服务员。2007年从蒙自来京之后,他孤身一人,辗转换过几家餐厅,待遇最好的一家,允许他每晚在餐厅里过夜——省去他租房的费用。

11月某天,他在手机上用微信“摇一摇”跟一个大姐聊了起来,后来的情景就像那个有名的段子:

去年(2011)是刘翔,今年(2012)是孙杨

12月8日那天,杨全发就坐在那个对他说“听说过安利么”的崔大姐旁边,手里捏着那张票面价值60元的票:2号门112通道12排10号。

他不知道,场馆外已有黄牛把票价炒到了500元。

五棵松体育馆能容纳18000名观众。安利北区年会基本上都在此举行,2012年年会开始的时间比往年提早两个小时,从下午两点开始。不过,还不到两点,杨全发环顾四下,除了距离舞台最远处的几排有零星的空位之外,其他地方都坐满了人:陌生的面孔,然而显露着一样兴奋的表情。

两点,年会开始了。主持人也是安利公司的。歌舞、歌舞、震耳欲聋的音乐,新产品发布,表彰、表彰、代言人讲话,公司领导讲话……

“我不太记得了。”年会过去20天,杨全发已经想不起来具体的情景,他只是感觉到,“掌声几乎没有间断过”。

因为觉得机会难得,杨全发用自己那部“天语”手机录了三段视频:3分钟;2分钟;56分钟——最后有两段是美国安利公司董事长史提夫?温安洛出场跟各位高管握手以及他的演讲——杨全发录着录着,手机没电了。

其中的一段视频,录的是一群红衣白裤男人和白衣女人随着《相亲相爱》的音乐蹦跳着,到了歌曲*处,领舞的男人喊着“尖叫声在哪儿?响起来!”他的嘴里发出“噢噢噢”的呼叫—“大家一起来!噢!”他用嘶哑的嗓音喊着,舞台和吊顶上的大屏幕转切着观众的反应:他们拿着塑胶小手,“噼里啪啦”地甩打着。聚光灯交织环扫,舞台上空几排彩灯齐齐闪亮,如同布下绚丽的光幕。

“对了,我还记得有孙杨,”杨全发开始慢慢想起来了,“他说他从8岁就开始吃纽崔莱,吃了13年。”

从别人上传至网上的视频来看,有关伦敦奥运为中国夺得第一枚男子游泳金牌的孙杨的视频是这样的:

先是一段快节奏的介绍视频,接着是孙杨出场——他喊着“安利的朋友你们好吗?!”(众人应:“好!”)“大声一点!”(“好——!”)接着,主持人让孙杨与大家分享了伦敦奥运夺冠的意义和心情,对未来的展望,并欲擒故纵式地追问了孙杨一个“小八卦”:“我听说你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服用纽崔莱产品,是真的吗?”

“是,从1998年开始,蛋白粉,维生素、钙片,一直坚持了13年。”孙杨说。

女主持表扬孙杨“独具慧眼”,再问:“那这个奖牌是不是也有我们纽崔莱的功劳呢?”

“我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孙杨说,“我相信这个奖牌里面,有你们安利每一个人的力量,谢谢。”

掌声和欢呼声再次响起了。主持人接着介绍,2013年将有一款新的植物蛋白质粉上市,工作人员把一个塑料瓶模型推到孙杨身旁,主持人问:“孙杨,你比我们的蛋白粉还要高吗?”孙杨老实回答:“我觉得蛋白粉比我要高。”众人又笑了。

再接着,主持人把中国奥委会的一个官员请上了台,邀其与安利某副总裁共同在模型上贴上奥运五环标志,官员介绍了与安利公司继续合作的情况和愿景,最后说一句:“孙杨是吃着安利走上奥运领奖台的!”众人鼓掌,欢呼,主持人给台上的嘉宾送上礼物:一瓶蛋白粉。

2011年此时,站在台上的人是:刘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