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去战略风险:非洲一个国家2/3人为传销下线

  黄屏,1963年生,华东师范大学地理系毕业。他长期从事外交工作,做过大使馆随员、参赞、总领事,现为外交部领事司司长。

  外交官与领事官最大的区别是,领事官与民间打交道最多。一个国家在别国的大使馆只能有一个,但是领事馆在理论上可以无穷多。

  “走出去”是中国发展的必然选择,然而走出去所面临的安全保障又是必须要面对的。政局动荡、恐怖袭击、自然灾害、意外事故等等,都是走出去要面对的风险。

  要保证世界上任何地方出了事情都能及时妥善处理,应急处置很重要。

  改 革开放以来,中国公司及个人出国的越来越多,遭遇的突发事件也越来越多。碰到突发事件如何向使领馆求助?


  领事是做什么的

  外交官与领事官最大的区别是,领事官与民间打交道最多。一个国家在别国的大使馆只能有一个,但是领事馆在理论上可以无穷多。在你需要设立的地区,比如侨民多、商业联系密切、游客人数多的地方,只要有需要,都可以与外方商谈同意后设立。中国即将在巴厘岛开设领事馆,因为每年去的中国游客已超过60万,快要达到100万人了,需要有人去照应。在泰国普吉岛也有必要开一个领事办公室。普吉离最近的宋卡领事馆开车也要六七个小时,而中国去年在普吉岛的旅客也有60万。目前,中国在160多个国家开设了大使馆,领事馆只有80多个,还有很大的空间。

  随着中国“走出去”战略的实施,大量的人要出去。但是能不能出得去?国外欢迎中国的投资,但在人员进出上却有所限制。比如蒙古,就制定了一个法律,外国人不能超过蒙古总人口的1%。蒙古总人口300万,中国在蒙古的人数已超过3万。超过怎么办?所有的签证停发。如果用旅游签证就变成非法务工,人家一打一抓要送回来。如我们与某国合资的一个30多亿美元的项目,刚刚弄好,对方不给中方管理人员发工作签证。现在面临的就是,中方管理人员将全部被踢出来,一个几十亿的项目就丧失了主导权。

  现在有一种APEC商务旅行卡,我们一直鼓励大家多办,拿了这张卡,就相当于有了3年期的多次签证,还走贵宾通道。现在外方申请的远远超过中方,我们还没有从APEC商务旅行卡中得到我们应得的实惠。

  领事工作与海外中国人息息相关。目前有2万多中资企业在海外,总资产1.6万亿美元,劳务人员140多万人。现在是世界什么地方有事,可能都跟中国人相关。几年前巴黎戴高乐机场,一块预制板砸下来,砸死4个人,当中2个是中国人。前不久的波士顿恐怖袭击爆炸中,中国人一死一伤,韩亚航空的飞机坠落,死伤的基本上是中国人。

  领事工作与*和稳定相联系,很多是输入性的安全问题。现在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反华分子想蒙骗过签证官进来搞事情。现在一年入境签证近1000万个,把关任务重。现在大量的外国人在中国,北京的韩国城,说的都是韩语,义乌的清真寺比新疆还大,广州聚集了大量非洲人。在中国的外国人,成为中国治理必须要考虑的一部分。

  领事工作与普通人更加相关了。现在一说旅游,你不出国都不好意思说是旅游。走到世界各地去了,老百姓就有“海外民生工程”的要求了。在外面一旦出事,就得找政府了。中国梦包括海外同胞的梦,是全体中国人的梦。他们的梦不圆,中国梦就不算实现。所以要竭尽一切可能帮助他们维护合法权益。


  走出去,会面临什么样风险

  “走出去”是中国发展的必然选择,然而走出去所面临的安全保障又是必须要面对的。政局动荡、恐怖袭击、自然灾害、意外事故等等,都是走出去要面对的风险。

  利比亚政局动荡带来的大撤离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撤离,也是中国人集体演奏的一支英雄交响曲。那一次撤离了3.5万多人,光中国民航的飞机用了182架次,用了35架次外航飞机,租了7条外国大游轮、数百辆大巴,动员了中国在40多个国家的驻外力量,最后花了差不多10个亿把我们的人从利比亚撤了出来。利比亚撤离最值得说的是两件事,一是我们把空军派了出去。中国空军远程飞行撤离中国侨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头一回。第二是把在亚丁湾打海盗的“徐州舰”拉过去了。徐州舰长途奔袭,穿过苏伊士运河,进到地中海,为撤侨护航。这也是中*队头一次为撤侨护航。江苏当时在利比亚的员工有7000多人。

  大规模的恐怖袭击没有了,但“微恐化”、“独狼式”的恐怖活动分布在世界各地,威胁着中国企业和工人。比如美国波士顿恐怖袭击,巴基斯坦登山队大本营遭到恐怖袭击时,都有中国人死伤。中国的海运在世界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在索马里海域,海盗就盯上了这些船,海盗袭击已成为威胁中国船只和船员生命的最大隐患。那年巴拿马籍一货轮在伊朗波斯湾被劫,上面船员有24名是江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