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头盯上康宝莱 中国或将成上市公司负面战场

本刊记者 张尚斌/文

  许多美国市场的卖空者对那些在中国有着大量业务的公司兴趣越来越浓,某位投资巨头就康宝莱在中国涉嫌非法售卖保健品对其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一些对冲基金巨头,如比尔·亚克曼将焦点放在了那些在中国有着庞大业务的跨国公司。

  在最近的电话会议上,亚克曼列举了康宝莱在中国非法经营的大量证据;而康宝莱的回应则非常含糊,意图以混淆视听的方式反击亚克曼的言论;另一方面,康宝莱对损失风险的强大控制能力,让某些多头无视空头列举的一堆证据。康宝莱的中国多空战在这三方的角力下打响了。

  这种卖空攻击在过去两年里已经成为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家常便饭,而其中在财务上激进甚至违法的中国在美上市企业几乎被横扫出局。做空中概股的大多数投资机构规模都较小,最著名的是浑水公司。

  相对于浑水公司,亚克曼是级别更高的“选手”,而它的做空标的知名度也更高—康宝莱,该公司有着66亿美元市值和近50亿美元的年销售额。这次做空并非巧合,而是因为其主要竞争对手如新集团在中国遭遇到了调查。两家公司都是直销模式,并被指责使用金字塔式的传销模式。

  作为潘兴广场资本管理对冲基金的掌门人,亚克曼对康宝莱的大赌注是否成功,取决于其他人是否会一起发动空头攻击。据最新报道,亚克曼高调举行电话会议,痛陈康宝莱在中国的非法行为,如对新招聘的销售人员收取入伙费。

  康宝莱则回应称,公司对在中国的业务非常有信心,亚克曼不理解公司的商业模式。亚克曼的电话会议没能引起康宝莱股价出现大的变动,但是从1月初中国对如新集团调查开始,康宝莱的股价已经下跌了约25%。

  康宝莱则声明说,在过去的15个月中,亚克曼关于康宝莱商业模式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带有欺诈性的;甚至取笑说,过去一年中亚克曼一直在游说华尔街和华盛顿以及全美各州,以弥补自己因鲁莽所下的数十亿美元赌注。康宝莱一直指责潘兴广场不计代价游说国会议员,但两者用在游说方面的花费是7:1左右,康宝莱用于“抗衡空头”的花费在300万美元左右。

  康宝莱在中国的业务增长是非常惊人的。2013年,中国区净销售约额占到全球的10%,增长69.3%,贡献了25.6%的净销售增长。中国对传销的定义包括对被招聘人员收费、提成超过销售额30%、与下级销售人员业绩挂钩等,而康宝莱均符合上述标准。

  为什么潘兴认为康宝莱在中国存在违法问题?这个原因在于所谓的“直销”,实际上厂家和最终消费者之间存在许多中间商,所有的人拿货都是“直销价”,只不过不同层级享有不同程度的折扣。但是中国的间接税种—增值税是按价差征收,因此康宝莱涉及到逃税行为。另外,巨大的销售任务迫使分销商不断开发新的下线,而“小时咨询费用”并非基于时间和咨询本身,而是取决于下线销售的一种奖金,它使康宝莱看起来是合法经营。

  从更广的角度来看,亚克曼的空头攻击表明,中国正开始吸引大型空头的注意,成为上市公司负面消息的开发战场。虽然亚克曼的空头攻击被认为已经失败,但中国最近针对外国公司的调查,加上许多跨国公司越来越依赖中国市场,表明未来这种空头攻击会越来越多。一般认为跨国公司20%的销售额在中国,就会成为最有可能被攻击的目标,这和很多中国上市公司宣传大部分业务在境外,其中涉及巨额掺假的情况非常类似。